顾言

这里顾言,一条不服输的咸鱼(不是
近期沉迷凹凸和小英雄
金和卡卡还有出久我的小天使,日向小太阳
轰总和咔酱帅我一脸
凹凸主瑞金雷卡,雷点是嘉瑞嘉和安雷安以及瑞右
小英雄主胜出副轰出,雷点是轰爆和切爆以及胜右
主瑞金/雷卡/胜出/轰出/影日/德哈/喻黄/叶蓝/双花/周翔/佐鸣/林秦/伏八/楚路/瓶邪/韩张/林方/太敦/业渚/陆花/逸真/静临/伞修/酒茨/茂灵
妈的太多了不写了

【瑞金】光

*ooc预警,私设有,逻辑废
*糖,没什么我就是单纯想吃西瓜了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格瑞小时候亲眼目睹了双亲的死亡,说来也是奇怪,这个年仅八岁的小男孩在经历了双亲皆亡的事情后,竟然没流下一滴眼泪甚至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悲伤。

格瑞变成了孤儿,被邻居送往附近的孤儿院。
进了孤儿院后,他被刻意地排挤了。孤儿院里的孩子们都不愿意与他一起玩,甚至还在背后喊他一声怪物。

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因为他没有任何感觉,连愤怒这种情绪也不存在。

从专业术语上来讲,格瑞属于天生性的情感缺失,对于任何人事都不会有任何情感。但用旁人的话来说,格瑞就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怪物。
日子还是一直过着,格瑞的生活出奇的平静。
直到某一天,一个金发少年闯进了他的生活,命运的齿轮开始悄然转动。

孤儿院里新来了一个男孩子,人缘很好,凭着自己的活泼开朗,与其他孩子都相处融洽。
当格瑞一个人坐在花园里荡秋千的时候,那个金发男孩向他走来,边走边向他招手,“嗨,我叫金,你叫什么名字啊?”

对方的主动打招呼让格瑞有些始料未及。他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格瑞。我的名字。”

“格瑞格瑞,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啊,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金的发问让格瑞有些不耐烦,“你很吵。”

金听到格瑞的话后,脑袋耷拉下来,眼睛蒙上一层水雾,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格瑞看到金的表情,心里一时有些悸动,他是不是把话说重了。然后他像在给少年解释一般,放轻了声音,“没有人会和我玩的,我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怪物,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也会被孤立的。”

金思考了一下,然后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微笑,“那我就当格瑞一个人的朋友啊,我们可以一起玩耍!”

微笑似乎会传染,金看到格瑞的嘴角微微上扬。

接下来的日子金和格瑞的关系日渐密切,不过也因此被其他孩子孤立。

“哎,那个金也真是奇怪,居然和那个怪物混在一起,不会也是个怪物吧?”一群孩子围坐在一起,其中一个孩子嘟囔道。

金在去找格瑞的路上碰巧听到了这一席话,愤怒的情绪油然而生,这个人说自己就算了,为什么要说格瑞。格瑞可是他的好朋友,他不许别人骂格瑞。

金走到那个人面前,生气地拽着他的领子吼道:“你说我可以,但是你不能说格瑞,他才不是怪物!!”这群人被金的样子吓到了,不要说这个金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发过火,平常都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从这之后,孤儿院里很少听到有人用怪物去称呼格瑞。怪物这个称号落到了金的头上。

护着怪物的人,大概本身也是个怪物。

格瑞不是不知道金替自己出头这件事,但他没有问金,因为他知道金并不想让他知道。这个笨蛋,这么维护自己,自己又怎么能没有感觉呢。

天生性情感缺失的格瑞开始有了一点点正常人的情感,不过只有在面对金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像个正常人。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格瑞和金已经上了大学,所幸二人考上的是同一所大学,没有理由将两人分开。

两人决定在外面租房,开始了同居生活。

这天,是学校的校庆日,金在搬东西的时候不幸把脚崴了,被同班同学紫堂幻送到了医务室,并通知了别班正在办事的格瑞。

格瑞听到金受伤的消息,心急如焚地赶到了医务室。

“格瑞!你怎么来了?”金刚想向往常一样扑过去,无奈发现自己的脚受伤了,无法移动。

格瑞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发现除了脚上的伤其他地方并无大碍,才松了一口气。

格瑞看了他一眼,“笨蛋,怎么搬东西还能把自己的脚弄伤了?你啊,真是,笨。”嘴上说着嫌弃对方的话,但立刻赶来可见他对对方的重视程度。

“我刚才已经让紫堂帮我们请假了,医务室的老师说没什么大碍,回家休息就好。所以我现在带你回家休息。”话音落完,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住了金。金的脸有些泛红,“不用了格瑞,我自己可以走的!”

说完后金瞟了一眼自己的发小,看见对方的眉头皱了一下,他笑着说,“我只是怕格瑞你累着了嘛,好吧好吧,格瑞你要抱紧我了啊。”

“嗯。”格瑞抱着金回到了家。

七月的天气酷热难当,吃个西瓜无疑是解暑止渴的好方法。

回家后,格瑞把金放在沙发上,到厨房里切了个西瓜,放到盘子里,端到了金的面前。

“吃吧,金。你不是刚刚说想吃西瓜吗?”

金拿起了一块西瓜,递给了格瑞,“格瑞你也吃一块西瓜吧,你刚刚抱我肯定很累,外面又那么热。”

格瑞没有推脱,接过西瓜吃了一口。

“甜吗甜吗?”金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你吃吃看。”格瑞把自己咬了一口的瓜递到金的嘴边。

金咬了一口,赞叹道:“好甜啊!”

格瑞看着金吃西瓜的样子,轻笑一声,“嗯,很甜。”

格瑞想,自己不再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怪物了,因为他对那个金发少年有了不一般的感情,会不自觉地想到对方,想保护他,宠他。

在没有遇到金之前,他的生活只是一片漆黑,金的出现就像一束光,照亮了他的人生。

今后的日子,格瑞和他的光会度过每一个吃西瓜的季节。

摸了一只幼咔,超可爱!微胜出
p1—p3是自己加了滤镜的画
最后一p是原图

【胜出】难以说出口的话

*ooc预警,慎点
*傻白甜,一发完

绿谷出久在一次战斗中不慎中了敌人的个性,这种个性会让人去做内心深处一直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做完后便会忘记自己曾经做过这件事。

许多违法犯罪行为便是受这个性的激发,邪念由心而生,在个性的控制下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

绿谷出久被欧尔麦特叫到办公室,欧尔麦特面色凝重起来,沉默了一会,便慢慢开口道:“绿谷少年,你中的个性会让你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且事后你会忘记这些事。虽然我有些忧虑,但是我想你心里应该不会有邪念的。”

邪念吗?绿谷出久坚定地答道:“欧尔麦特,我不会有邪念的,放心吧。”如果喜欢自己的幼驯染不算邪念的话。

欧尔麦特眼里的忧虑化为乌有,微笑着点了点头,绿谷少年总是这么让人感觉安心。

绿谷出久离开办公室后回到家里,心里十分沉重,并不像他在欧尔麦特面前表现的坚定以及无所畏惧一般。

嘛,这种感觉有些不妙呢。
天空中乌云密布,似乎在酝酿着一场大风暴。

绿谷出久有一个埋在心底的秘密,那就是,他喜欢自己的幼驯染爆豪胜己。绿谷出久和自己的幼驯染关系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糟糕。倘若绿谷出久告诉爆豪胜己自己的心意,他们的关系可能进一步恶化,所以绿谷出久决定把这个秘密埋藏下去,永远不会让对方知道。

绿谷出久大概有些预感到自己所中的个性可能会让自己做出疯狂的事情,而且一定和他的幼驯染有关。

所以绿谷出久决定尽量避开他的幼驯染,避免触发所中的个性。

爆豪胜己现在心里非常不爽,是的,不爽。平常那个天天粘着自己的废久竟然在躲着他。
放学后,绿谷出久正打算与饭田天哉和丽日御茶子一同回家,不料手腕突然被爆豪胜己扣住,他看见自己的幼驯染黑着一张脸,隐隐感觉到对方的怒火。

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拉到走廊尽头,爆豪胜己阴森的表情让绿谷出久有些不安。

“废久,你什么时候有胆子躲我了哈?!”

“那个......小胜我......”绿谷出久在爆豪胜己的注视下身体有些发抖,不能告诉小胜自己怕个性发作而躲着他,否则下场会很惨的。

“说实话啊废久!是想我揍你吗?!”爆豪胜己拽着绿谷出久的领子,拳头停在绿谷出久面前。

“因为我喜欢小胜,可是小胜讨厌我,如果我说了小胜会更讨厌我的......所以我才躲着小胜啊,这实在是太糟糕了。”绿谷出久的理智早已不在,与爆豪胜己的肢体接触触发了所中的个性。

啪嗒啪嗒,绿谷出久的眼泪滴在了爆豪胜己拽着他的领子的那只手上。

爆豪胜己没有像以往那样大发雷霆,似乎被这一番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到了,他松开了拽着绿谷出久的手,意味不明地看了绿谷出久一眼,最终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了。

绿谷出久解除了所中的个性,随之而来的就是遗忘。绿谷出久中了个性后还没解除前的事全都忘的一干二净。当然,也包括对爆豪胜己的告白。

“欧尔麦特,我所中的个性解除了,但是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绿谷出久解除个性后便找欧尔麦特商谈。

“没事的,绿谷少年,你没有干坏事。只要知道这一点就行了。”欧尔麦特那天正好碰见绿谷出久向爆豪胜己告白的场面,随后绿谷出久便解除了个性。所以他推测绿谷少年的内心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与爆豪少年有关。但他并不打算告诉绿谷少年,毕竟少年的事情得自己去解决。

绿谷出久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忘了些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既然个性解除了,那便没有必要躲着自己的幼驯染。

接下来的几天,爆豪胜己总是盯着绿谷出久发呆,这一点让绿谷出久有些疑惑。那一道灼热的目光让他有些心跳加速。

“小胜,怎么了吗?”绿谷出久转头看向爆豪胜己。

奇怪的爆豪胜己没有发火,没有回答他的话,把目光转向别处。

小胜太不对劲了,绿谷出久想。

爆豪胜己自从经历了上次的告白事件后感觉很烦躁。废久这几天表现出来的与往常一样,好像跟自己告白的人不是他一样。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是的,他现在总是盯着废久看,甚至觉得对方格外顺眼,就连脸上的雀斑也让对方显得十分可爱。本应在废久告白当时就拒绝的话,迟迟没有说。该死,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在乎废久会不会伤心。

放学后,轰焦冻打算请绿谷出久吃饭,两人走在一起,有说有笑。

爆豪胜己没由来的有些恼怒,废久为什么要和那个阴阳脸一起走,还笑得那么开心,该死。

“该死,废久,你要和那个阴阳脸去哪?”

“哎,小胜,你不要这样喊轰君!轰君要请我去吃饭。”

爆豪胜己听到绿谷出久替对方说话,心里愈发不爽,开口道:“喂,废久,我不准你去。”语气里的霸道显露无疑。

绿谷出久对爆豪胜己的行为有些无奈,小胜这样子真的好像吃醋啊,不对,我在乱七八糟地想什么啊。

“绿谷,下次再请你吃饭吧,我先走了,不然某个人要爆炸了。”轰焦冻善解人意道,随后独自离开了。

轰焦冻走后,整个走廊空荡荡的,只剩下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

“小胜有什么......”
绿谷出久的身体瞬间被束缚进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地攫取着属于他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一吻过后,绿谷出久听见爆豪胜己说:“废久,你只能喜欢我,不可以喜欢别人。”

“当然,我最喜欢小胜了。”

【生落】神女和教宗

3.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白落衡正赶往宫里找昏迷的陈长生时,她突然听见神女说,一个月的期限到了。白落衡说,不行啊,求求你再给我一天,师傅现在很危险,我要去找他,我不要忘了他。神女并没有给她时间,白落衡昏过去了,醒来后忘记了她要去找师傅,回去国教学院。

陈长生死了,所有的人都伤心不已。反观白落衡,本应是最伤心的一人却显得漠不关心,甚至安慰徐有容,说人死不能复生。所有的人都对她的冷漠感到寒心,只有轩辕破知道,白落衡忘了。白落衡回到自己的房里,看着贴满她与师傅回忆的字条的房间,心里一顿烦躁,她撕了字条,嘟囔道这都什么破东西。轩辕破阻止了她,说这都是你和先生的回忆,是陛下最宝贵的东西,陛下你真的不记得了吗?白落衡满不在意,说我记得啊,但那有什么,轩辕你不要再说了,很烦,快把这些东西收走吧。轩辕只好把东西收起来。

陈长生活过来了,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所有人都开心的与陈长生交谈,陈长生看了看,说落落呢?怎么没看见她?

轩辕赶快拉着白落衡来见陈长生。白落衡看到陈长生,行了大礼,说自己没带礼品来,很抱歉。陈长生看着白落衡,手不自觉想要与往常和她对手指,却被躲开了。陈长生看着白落衡对自己的疏远,心里有些难过,他看出,白落衡与之前不一样了。


4.
白落衡要离开国教学院,回去妖族了。这一消息无疑是一个重磅炸弹,至少对陈长生来说是。陈长生听见白落衡对他说了一些话,隐隐约约只记得一句,师傅你就莫要来送了。陈长生有些惆怅,自己的徒弟要回家了,按理说他没理由反对,只是心里愈发不安,似乎这一别,两人再无交集。

白落衡走的那一天,他在藏经阁找到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一看里面,满是白落衡亲笔写的字条,字条记叙了他和她的点点滴滴。陈长生不知道白落衡为什么会突然性情大变,但他知道这件事一定和他有关。

于是陈长生拿着盒子冲了出去,追到了白落衡一行人停留的地方。他打开盒子,告诉她,这是我们的回忆啊,落落,这是你最宝贵的东西,你带走吧。

白落衡疑惑地看了他一眼,道不用了,师傅您留作纪念吧。时候不早了,我们要启程了。
陈长生叫了她一声,说等等,我...你保重。
原本打算挽留的话一出口却变了味,他似乎有些怅然。

陈长生看着白落衡离去的方向,愣了一会。身旁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徐有容,他打开盒子,把那些纸条扔出来,既而又不舍地捡起散落一地的纸条。徐有容也蹲下身一起帮忙捡纸条,她听见他说,我原本早就知道会有她离开我这么一天,只是到了这么一天的时候,我竟然会如此难过。

她说,长生,你没事吧?

他说,我没事,只是觉得心里空空的,像被挖了一块似的。


5.
原来现任教宗是幕后黑手,他害死了圣后,想要趁机挑起人魔妖三族的战争,一统天下。许多人在这场战争中牺牲,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一切尘埃落定。陈长生成为了新一任的教宗。

当徐有容和陈长生站在城墙上时,两人不禁松了一口气。陈长生听见徐有容说,长生,你有没有发现自从落落走了之后,你的脸上很少露出笑容,你的眉头总是紧锁着。你一直是一个负责任的人,你总是把别人放在自己之前,你不会放任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对感情也是这样。你有没有仔细想过自己的感情,对我对落落是怎么样的感情?长生,去找她吧,跟着你的心走。我啊,也要带师兄回去,去追求自己的大道。

过了许久,他只说了一句,有容,对不起。
陈长生知道此时无需过多言语,徐有容很了解他,他们之间有着一拍即合的默契,他们太像彼此,所以想法也更容易被对方看透。他们的感情更像是知己好友,而不像一对恋人。

徐有容很好,只是陈长生的心里早已被那个小徒弟占据。

【后羿x鲁班七号】执着

*我们鲁班七号真可爱

鲁班七号是一个机关人,他的程序里被安装了许多模拟人类情感的东西,但他却没有被输入许多有关知识,以致他的性子有些慢,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鲁班七号身上的优点大概就是人们称其为执着的东西。

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十次在游戏里遇见鲁班七号了,后羿不禁感叹。事情发生的原因要追溯到几个星期前的一次匹配赛。对方的鲁班七号走中单,我方的后羿也走中单,一出门便把对方的鲁班七号射死了。接下来的整场游戏,鲁班七号都不去清理兵路,也不去发育,就是死怼后羿。好几次后羿想去集合打团战,总是被鲁班七号拦住了。以致整场游戏别人打团战的时候他两在互怼,别人打主宰的时候他两在互怼,别人死了的时候他两在互怼。

从此,鲁班七号就和后羿杠上了,只要有后羿在,鲁班七号一定会全场跟着他,怼他。

第十次在游戏里遇到鲁班七号,后羿想,我不和他怼了,这小矮子太执着了,我躲着他点。以为躲着就可以的后羿畏畏缩缩躲了半场,但鲁班七号还是执着的找到他,那时候他残血了。原以为鲁班七号会射死他,但很久没有动静。他听见鲁班七号说,你在躲我吗,以后我不会追着你打了。

听鲁班七号说他不会追着自己打,一股没由来的失落涌上后羿心头。

之后半场鲁班七号果然履行了自己的诺言,没有再追着他打。

之后几天后羿再也没有遇到鲁班七号了。不得不承认,他很失落。突然觉得一切索然无味。

一次,后羿终于匹配到了鲁班七号,并且两人是一队的,于是后羿开启了自己的护草使者之旅。鲁班七号是个脆皮,前期没发育的时候很容易就挂。后羿带着鲁班七号去打野,让他发育,一起击杀了敌方的一个又一个英雄。后羿整场游戏的心情都很好。

鲁班七号开口说,你心情很好么?
后羿说,嗯。
鲁班七号嘟囔道,哦。
两人相顾无言。

后羿说,小矮子,你喜欢吃什么?
鲁班七号把自己爱吃的牌子的汽油告诉他。
后羿买了鲁班七号喜欢牌子的汽油给他,还送他一个游戏机。
鲁班七号并不懂后羿的心思,只是心里觉得,后羿是个好人,如果不叫自己小矮子就更好了。

后羿也说不出自己的感觉,只是很想对那个小矮子好,看他受欺负自己会很生气,看他开心自己也挺开心的。

后羿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众英雄中以聪明著称的诸葛亮。诸葛亮听后笑着说,呆子,你怕不是喜欢上他了。

喜欢,这个词对后羿有些陌生。
但他还是想告诉鲁班七号。

于是他约了鲁班七号出来,红着脸磨磨蹭蹭说,小矮子,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鲁班七号有些呆楞,他不懂什么是喜欢,但是,他想,如果是后羿的话,或许自己会想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鲁班七号开口说,我不懂什么是喜欢,但是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后羿偷偷亲了亲鲁班七号,开心得像个二百斤的胖子。

执着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后来,游戏里匹配到鲁班七号,后羿就会打了鸡血。如果两人是敌对的,后羿就会一直给鲁班七号送人头,如果两人是同队的,后羿就会把敌方打到残血,人头让鲁班七号拿。众人:狗男男!

什么?你说你想欺负鲁班七号?
哦,他有后羿护着。
什么?你说鲁班七号横着走?
后羿说,我宠的。

【生落】神女和教宗

2.
一个月的时间并不算短,但对于白落衡来说,一个月代表了一辈子。因为之后的日子,她不会再记得关于那人的一颦一笑,不会再因为那人的一举一动而牵肠挂肚。没有了感情的她就像一个冷眼的旁观者,嘲笑着当初的自己,过往的记忆也只是记得,但没有任何感觉。

白落衡答应神女的要求后,神女救醒了陈长生,陈长生看着白落衡,眼里满是担忧,他问,你是不是答应神女什么事了?白落衡笑着摇摇头,答道没有。为了在最后一个月能陪着陈长生,白落衡与她的父王母后道别。

陈长生在练剑,白落衡看着他,思绪万千。待他练完剑,给他擦汗。陈长生觉得白落衡最进似乎越来越爱粘着他,心中有些异样,但最终仍是没有得到答案。

陈长生心怀天下,在他研究星象那一夜,昙花开了,白落衡想让陈长生陪自己去看昙花。要说这昙花一现,百年难得一遇,倘若错过了,就很难再有机会看到。陈长生不满于白落衡的请求,有些恼怒她的无理取闹,终是拒绝了她,一心研究救天下的法子。那夜,白落衡看着自己亲手种的昙花,昙花开的那一瞬间很美,她不知不觉竟然流泪了。皎洁的月光洒在她的身上,落寞也愈发强烈。

小黑龙听见她哭着说,我也不想缠着师傅,我也不想打扰他,可是我快要忘记他了,我不想忘了他。

次日,白落衡独自坐在亭里,陈长生走了过去,想起昨晚的事,有些懊恼自己不该那么凶。他正欲开口,却听见她说,师傅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是有些无理取闹了,抱歉,我不该打扰师傅。他没有再开口,只是用手指点了她的额头。他不知道要怎样安慰他的小徒弟,她一向懂事,懂事得让他有些心疼。


3.
一个月的期限很快就到了,白落衡正赶往宫里找昏迷的陈长生时,她突然听见神女说,一个月的期限到了。白落衡说,不行啊,求求你再给我一天,师傅现在很危险,我要去找他,我不要忘了他。神女并没有给她时间,白落衡昏过去了,醒来后忘记了她要去找师傅,回去国教学院。

陈长生死了,所有的人都伤心不已。反观白落衡,本应是最伤心的一人却显得漠不关心,甚至安慰徐有容,说人死不能复生。所有的人都对她的冷漠感到寒心,只有轩辕破知道,白落衡忘了。白落衡回到自己的房里,看着贴满她与师傅回忆的字条的房间,心里一顿烦躁,她撕了字条,嘟囔道这都什么破东西。轩辕破阻止了她,说这都是你和先生的回忆,是陛下最宝贵的东西,陛下你真的不记得了吗?白落衡满不在意,说我记得啊,但那有什么,轩辕你不要再说了,很烦,快把这些东西收走吧。轩辕只好把东西收起来。

陈长生活过来了,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所有人都开心的与陈长生交谈,陈长生看了看,说落落呢?怎么没看见她?

轩辕赶快拉着白落衡来见陈长生。白落衡看到陈长生,行了大礼,说自己没带礼品来,很抱歉。陈长生看着白落衡,手不自觉想要与往常和她对手指,却被躲开了。陈长生看着白落衡对自己的疏远,心里有些难过,他看出,白落衡与之前不一样了。

【生落】神女和教宗

*配合以冬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食用更佳
*心疼落落,所以会让神女和教宗he的

1.
世间流传着这么一个故事,新任教宗与神女之间有着一段令人唏嘘不已的感情。

故事要追溯到妖族公主白落衡成为神女之前,当时陈长生也还没有成为教宗,据说他活不过二十岁,但他不信命,决心逆天改命。陈长生告别他的师傅,下山后来到了神都,遇到了妖族公主白落衡。恰逢白落衡正在躲避她的金叔叔,二人有缘结识。之后在魔族的人正欲杀害白落衡时,陈长生出手相救。白落衡决心拜他为师,闹出了一些令人啼笑皆非之事。最终陈长生收了白落衡为徒。

在两人相处之中,白落衡暗生情愫。一次,陈长生受了重伤,五感尽失,白落衡为救陈长生,硬闯妖族禁地——神山。要说这神山,可不是什么容易上的地方。有功力的人每走一步,身上便会多几分重量,要说一步千斤重那到也不为过。可这白落衡,背着陈长生,一步一步走上神山。这其中个别滋味,若无亲身体验,绝无法想象。

终到了神山,当时的神女,告诉白落衡,如果要救陈长生,就必须成为神女,牺牲自己三魂六魄中的一魄,方可让他恢复五感。一旦成为了神女,她便会忘记自己所爱之人,从此失去爱人的权利,不老不死,不入轮回,永远守护妖族。

白落衡答应了神女的要求。可是一个月后,她便会忘记她的师傅。

【生落】刚好

*配合杨千嬅的刚刚好食用更佳
*甜,一发完,我落最可爱

相识识得不太浅
心声讲得不太深
不必知的不知道 也好

————————正文————————
“落落,你在干什么?”陈长生看见白落衡在一旁苦着一张脸,拿着笔,对着纸无从下手。
“师傅啊,那个,我没干什么啊…”白落衡愣了一下,回头看着陈长生,甜甜的笑了一下。
“怎么,我们落落有心事?”陈长生无奈地揉了揉白落衡的头,调侃道。
“当然了,落落也是有心事的。不过不能告诉你,秘密。”白落衡说完后便离开了。
陈长生想:这丫头,居然有心事了,还不肯告诉我。罢了,随她吧。
陈长生当然不会知道白落衡的心事,毕竟她的心事除了和陈长生有关还能是什么。只有一人知晓白落衡的心事,便是轩辕破了。
“我看见师傅和徐姐姐的婚书了。”轩辕破听见白落衡说的话。
“落落殿下,你是怎么想的?”
“我,说实话有点难过。以前我也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师傅总说我还小,不懂人类的感情,只是我真的很心疼他。我想让他能和徐姐姐在一起,那样他能开心一点。”
“殿下有没有想过也许先生喜欢你呢?”
白落衡想了一下,眼里净是落寞,她摇了摇头,说道:“不可能的,师傅只是把我当成徒弟。不要紧,只要可以当师傅的徒弟就行了。”
陈长生觉得最近的白落衡很奇怪,面对她时,虽和平常一样笑的甜美,只是流露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陈长生认为落落只适合一辈子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他看不惯她不开心的样子,自己会心疼。所以即使有时她有一些调皮捣蛋,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也还是宠着护着。
可是最近的白落衡被心事压的喘不过气来,他看着很不开心。
陈长生从轩辕破那里旁敲侧击,套出了话,知晓了白落衡的心事。
陈长生拿着婚书,到徐家退婚。徐有容问他:“你是不是喜欢落落?”陈长生答道:“是。”
退婚后陈长生决定找白落衡谈一谈。
“落落,你是因为我和有容的事情不开心吗?”突如其来的问话让白落衡有种心事被戳穿时的羞愧。她显得有些惊慌失措。
“师傅,我不小心看到了婚书的,对不起。”她的委屈让陈长生有些心疼。陈长生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傻瓜落落,师傅最喜欢的是落落。不要总是想些有的没的,我和有容已经退婚了,所以你可以放心了。我是落落一个人的。”
白落衡喜极而泣,笑着说:“我也最喜欢师傅了。”
两人的手指刚好戳在一起。
刚好,没错过。

【生落】错过

*我落太可爱了,心疼。

“我白落衡,今日起拜陈长生为师。”

“除了先生,我谁都不认。”

“这世上配的上师傅你的人还没生出来呢。我嘛,勉勉强强还能配上一点点,要不然怎么能当你徒弟呢,你说对不对嘛?”

“喜欢是一个人的事,如果计较因为什么而喜欢一个人的话,那倒不如不喜欢了。”

————————正文———————
“师傅,对不起,落落要先离开了”

白落衡,妖族公主。
白落衡第一次见到陈长生是在街道上,后来则是因为他救了自己而想要拜师。众人皆认为这是荒谬之事,可白落衡却不以为然。
从陈长生救她那刻起,这颗心似乎也交上去了。那时的她第一次深刻体会到,原来天塌的时候,是会有人替她挡着的。
白落衡认定之事,便会义无反顾地去做。她要拜陈长生为师,于是她便送了一堆奇珍异宝,可却被拒绝。
白落衡没有放弃,她执着的精神终是感动了陈长生,收她为徒。他喊她落落那时,心悸动着。
陈长生对白落衡很好,用白落衡的话说大概就是我师傅是个很好的人,他对每个人都很好,有他在就会感觉很幸福。
白落衡最开心的是她生辰那天,陈长生送了她许多东西,他说:“因为每一件都想送给你,索性都送了。”
不管是什么时候,师傅总是对她很好,好到白落衡都要产生师傅喜欢她的错觉了。
但是,师傅有喜欢的人了,不是她。
白落衡最近有些心事,当她看见陈长生吹着笛子时悲伤的样子,她很心疼。她问他,你是不是在想着徐姐姐呢?他点点头。她说,师傅,只要你喜欢,我不会让师母被别人抢走的。
白落衡也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做到了。
她想,只要师傅开心就好了。
白落衡最终还是没能逃过一个情字,她为了护那人,终归还是伤了自己。
“师傅,对不起,落落要先离开了…你和师娘要…好好…的…”

陈长生,一个想逆天改命之人。
陈长生这辈子最信任之人,大抵是白落衡。落落是他的徒弟,也是这个世上唯一一个无条件相信他的人。
落落问他有什么愿望,他说他要拿到大朝试的第一名,在旁人看来如此可笑的目标,在落落眼里却是理所当然。他记得她说:“你是我师傅哎,你不拿第一谁拿第一?”
在他被人陷害,入牢之时,落落哭得一塌糊涂,甚至为了他劫狱,那个时候说不感动是假的,这个世上有一人待你如如此,便是一生之幸。
陈长生从收落落为徒起,便下定决心要宠着她护着她。她受伤时,他牺牲自己的血来治她,即便流血会使他的寿命减少。在与徐有容入幻境之时,他看见镜子里的落落在呼救,即便是幻象,还是义无反顾地闯去救她。
陈长生对落落有着不可言的情感,但他只能抑制自己的情感,因为他知道自己给不了落落幸福。
那时落落见他吹笛时忧伤的样子,以为他是想徐有容了,其实不然,他是在想落落。他有意让落落误会他和徐有容,希望落落可以放弃这段不该存在的感情。
陈长生给不了落落幸福,所以他串通了徐有容演了一出戏给落落看,只是没想到落落竟然为了他,让秋山君放弃向徐有容提亲。
委屈了她,也苦了自己。
当落落死在他面前时,他才幡然醒悟,他已经爱上那个天天喊着她师傅的落落了。只是一切都太迟了。
若是可以重来,陈长生一定不会负了白落衡。

只是这一世,终究是错过了。

【林秦】花吐症

*ooc,一直想写这个梗。
*只是一个小甜饼❤️
CP 林涛x秦明


今天的秦明没有去上班。

对于一个敬业的人来说,这几乎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但事情的确发生了,并且发生在秦明身上,真是不可思议。

林涛进秦明办公室后意外地发现没有看见秦明,只看见了拿着手机玩的李大宝。

“宝哥,老秦呢?怎么一大早没看见他?”林涛开口问。
“他啊,刚刚打电话来说他今天不来了。不过听他声音,好像有点沙哑,一直咳嗽,可能是感冒了。”
“那等下班了我们去看看他。”
“好。”

下班后,林涛正打算去找大宝一起去看秦明,结果接到了案子,只好让大宝自己去看秦明。

李大宝到秦明家,按了门铃,等了一会门才被打开。一开门,迎面扑来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是玫瑰花的香味。

看到屋子里一地的玫瑰花,李大宝怔住了,调侃着说:“老秦,你家被花打劫了啊。”秦明表情变得不大自然,嘴角有些抽搐,正欲开口说话,从嘴里吐出来了几朵玫瑰花。

李大宝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开口道:“所以你不去上班就是不想让林涛知道对吗?”
“嗯。”秦明点点头。
“你有没有想过他迟早会知道的。本来他是要和我一起来看你的,结果因为接到了案子所以没来成。你瞒不了多久,老秦。”李大宝语重心长地告诉他。
“先别告诉他。帮我瞒一段时间。”秦明的请求让李大宝无从拒绝。最后她叹了一口气,答应了他。

林涛忙完案子,正打算去看秦明,说实在的,他匆忙赶案子就是因为想快点忙完去看秦明,他有些担心秦明。
“秦明他很好,涛涛你不用去了。”李大宝无奈地开口说。
“秦明他是不是怎么了,让你阻止我去看他?”林涛一语戳穿了真相。
果然林涛太了解秦明了,李大宝想。
最终她决定告诉林涛:“老秦他得了怪病,会吐玫瑰花。”

现在林涛正在秦明家门口,按了门铃,没人开门。

秦明失踪了。

林涛发了疯似的找他,最终无果。

就连李大宝也不知道秦明去哪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秦明躲在乡下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里。秦明暗恋自己的好友林涛,这是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之所以离开,只是不想让林涛知道这个秘密。花吐症患者暗恋的人如果未晓其意,便会在短时间死去。秦明想,只是单纯的,不想那个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那会让他的骄傲丢掉。

林涛终于找到了秦明的藏身之处,几天的不眠之夜让他的眼睛布满了血丝,看起来很憔悴。

“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
“林涛,你知不知道我来那么远的地方就是为了躲你?”
“躲到什么时候去啊?”
门被打开了,林涛看到了秦明。

担心,愤怒的情绪涌上心头,林涛生气地吼着,“秦明你个混蛋,你知不知道我他妈多担心你,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喜欢你,你怎么可以消失。你怎么可以。”

秦明被突如其来的表白吓住了,他看见林涛眼里布满血丝,心里一阵心疼。

秦明抬起头,吻住了林涛。突如其来的亲吻像暴风雨般的让人措手不及,香津浓滑在缠绕的舌间摩挲,林涛反客为主,占据了主动权,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吻完,两人同时吐出了花,可喜可贺。